<rt id="umsm6"><optgroup id="umsm6"></optgroup></rt>
<rt id="umsm6"><optgroup id="umsm6"></optgroup></rt>
<rt id="umsm6"><optgroup id="umsm6"></optgroup></rt>
<rt id="umsm6"><optgroup id="umsm6"></optgroup></rt><rt id="umsm6"></rt>
<rt id="umsm6"></rt>
<object id="umsm6"><small id="umsm6"></small></object>
<rt id="umsm6"></rt>

为了治“老赖?#20445;?#27861;官头发都愁白了…《黄金时间》带你看江苏法院破解“执行难”

2019年02月 25日 15:55 | 来源: 江苏广电融媒体新闻?#34892;?nbsp;| 扬州网官方微博

江苏首档大型改革政策解读节目《黄金时间——改革政策e解读》由江苏省委改革办和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联合策划、江苏广电总台融媒体新闻?#34892;?#25215;制。

本期主题是“亮剑治‘老赖’ 破解执行难”。一处失信,处处受限,在江苏当个“老赖”有多难!

“老赖”被列入失信黑名单后,高铁飞机都不能坐了,原本半天的路程,硬是花了3天3夜才到家。

在执行现场有“老赖”拿着?#35828;?#25273;脖子!江苏法院要如何强制执行?

这期节目,主持人金思辰和法官?#40644;?#22312;现场合唱了歌曲!

?#40644;?#26469;看《黄金时间?#36820;?#22235;集↓↓↓

围绕“亮剑治‘老赖’ 破解执行难?#20445;?#40644;金时间》邀请到了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褚红军,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刁海峰,江苏省公安厅指挥?#34892;?#25919;委赵明,江苏省委政法委、依法治省办副主任沈国新,江苏省信息?#34892;?#21103;主任、省公共信用信息?#34892;?#20027;任张志飞,和特邀嘉宾江苏省委?#25215;?#27861;政部主任陈蔚共同进行解读。

治“老赖”头发都愁白了

执行到底有多难?#30475;?#19968;首《宁海路75号》就能感受?#21073;?/p>

这首歌是江苏高院执行局的法官朱嵘作曲并演唱的,里面提?#21073;?#20026;了忙案子“头发都愁白了?#20445;?#21487;见“治老赖”是真的不容易。

朱嵘还记得最近的一个案例,是到上海执行的一个别墅强制搬迁案件。

上海市青浦区的赵巷镇,这栋两层大概五百多平米的别墅,就是要强制清场进行移交的房产。

长期非法占据这栋别墅的吴某一度拒绝让法院的工作人员进入,在苏州中院多次到现场强制迁让期间,吴某曾组织社会不明人员十余名对抗苏州法院的执行,执行中,吴某甚至还拿出?#35828;叮?#19978;演“以?#32769;?#36924;”的戏码。

在这种情况下,一线的执行法官决定强制清场,整个过程看惊心动魄,是一个难啃的硬骨头。

执行到底有多困难?

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全省法院受理执行案件409668件,涉及执行标的金额4256亿元,其中,执结220085件,执行到位金额492.49亿。

截至目前,仍有189583件未结案件,今后每月还将增加4万多件,执行工作,仍面临巨大压力……

多部门协作联动 合力破解执行难

江苏省委政法委、依法治省办副主任沈国新:目前执行难主要难在相关的部门,信息资源不能共享,形不成合力。今年6?#36335;?#30465;委政法委牵头,建立17个单位组成的联席会议制度,成员除了今天在座的公安、法院、信访办,还有银行、国土、房管、房产等部门,建立这样一个制度目的就是要调动社会各方面的力量,来支持和保障人民法院的执行工作,合力推动解决我们法院在执行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

法院执行四大难:找人、查物、协助、变现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褚红军:目前所遇到的难题是四个方面:被执行人难找;被执行人的财产难找;执行过程中,协支单?#25381;?#20197;协助,但是他们往往以各种理由搪塞;第四个就是抵债的物品变现难。

执行难是事关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25191;?#21270;的问题,涉及到一个国家法治化水平问题,所以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要全面推进法治中国建设,来?#23896;?#22269;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的?#25191;?#21270;。在十八届四中全会这个《决定?#39134;希?#26126;确提出要破解执行难,维护社会公平正义。2016年3月周强院长向党和人民做出庄严的?#20449;担?#29992;两到三年的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

所谓的“基本解决执行难?#20445;?#23601;是要实现四个90%?#30001;?#19968;个80%:

破解执行难,各个部门分别能做什么?

江苏省公安厅指挥?#34892;?#25919;委赵明:公安机关主要承担两个方面的工作,一个是利用警务大数据,协助法院找人查?#25285;?#21478;外一个就是对被执行人?#25512;?#20182;人员,可能发生的阻碍执行的违法行为,或者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妨碍公务的犯罪行为进行打击处理。

省信息?#34892;?#21103;主任、省公共信用信息?#34892;?#20027;任张志飞:信用办主要是推动信用信息公开和共享,形成跨部门、跨地区的失信联合惩戒合力,让被失信执行人深切感受到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威力。

网络查控:“老赖”财产“一网打尽”

从2016年到现在,江苏具体推出?#20999;?#25913;革举措和办法,可以?#34892;?#30340;破解执行难呢?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褚红军:从2016年以来,我们主要是通过执行信息化,来进行执行模式和执行方式的改革,用网络查控系统,来查找被执行?#33487;?#20123;财产。?#28909;?#38134;行存款的查询。过去相当困难,一天能查三到四个银行账号已经是效率很高了。

现在通过网络查控系统,鼠标一点就可以把被执行人在全国各地银行网点、开户行全部查清楚,有没有款,有多少款一清二楚,过去几天办不完的事,现在分分钟就可以搞定。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刁海峰:这个效率?#23896;?#26159;显而易见的。现在一个执行人员一年查询到的银行存款的量,等于过去十年的总和。

江苏某公司曾经有个案子,需要向被告主张1000多万的货款,胜诉之后就申请了强制执行,南京秦淮法院从立案到下公司发放1500多万的执行款,一共只用了十几天的时间。

“天眼”监控让老赖无处藏身

连云港赣榆区公安局的民警马强,最近协助法院抓到了一个逍遥法外五年之久的老赖,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今年4?#36335;藎?#24403;地民警收到赣榆区人民法院请求协助查询函,通过利用公安的大数据还有天眼监控系统,在第二天?#22836;?#29616;这个老赖在附近的一个超市有活动,立即调集周边的警力,前往现场进行抓捕。与此同时,警方通知了法院执行部门前往逮人,这样就在第一时间将这个潜逃多年的老赖抓获。

截至目前,赣榆警方已经协助法院查控执行人247人,协助查控车辆53?#23613;?/p>

信息查询共享 “老赖”信息尽在掌握

江苏省公安厅指挥?#34892;?#25919;委 赵明:2016年省公安厅和省高院之间专门开通了信息查询共享的专线通道,依托这个通道,省高院可以把被执行人信息直接推送给公安厅,可以帮助查询被执行人的身份、户籍、车?#23613;?#20986;行,包括住宿等信息,并且进行出境的限制。

举个例子,一个南京的被执行人,如果在盐城在一个旅馆登记住宿,盐城警方会半个小时之内把相关住宿信息推送到省公安厅,我们会及时反馈给高院的执行局,帮助他们查控执行人。

网格员:协助执行的“千里眼” ?#20843;?#39118;耳”

信息系统是发达,但难免有网络覆盖不到的地?#21073;?#36825;些“死角”怎么办呢?

江苏省委政法委、依法治省办副主任沈国新?#20309;?#20204;全省正在探索?#23548;?#22522;层网格化社会治理?#20445;?#25226;法院的执行工作纳入到网格化的社会治理当中。也就是在社区培养“网格员?#20445;?#20182;们都是申请被执行人居住社区的工作人员,有可能是邻居,或者是住在一个村,或者住在一栋楼。毕竟公安、法院不可能24小时都盯着被申请执行人是不是在家,是不是回来了,但是网格?#26412;?#33021;做到这一点,帮助法院提供信息。

?#28909;?#36825;位来自淮安洪泽区三河镇新集村网格员,他其实是这个村的村委会主任。

这位网格员介绍了这样一件事:“今年5?#36335;藎?#27946;泽法院告诉我?#29301;?#26449;里一对小夫妻离婚了,离婚?#38498;?#23401;子判给了女?#21073;?#20294;是判决?#38498;?#25343;到了离婚证明,男的就出去打工了,一直没有音讯,女方跟他讨要抚养费也要不?#21073;?#27861;院也找不到他。网格员介入后,多次上门找男方的?#25913;?#20570;思想工作,后来工作做通了,男方就把拖欠的将近8000元钱一次性给付了,今年6?#36335;?#30007;人回来了,网格员们又进一步找他沟通,男方表示,从?#35098;院?#23567;孩的抚养费不再拖欠了,会将小孩抚养成人。”

江苏省委?#25215;?#27861;政部主任 陈蔚?#20309;?#35273;得这些“江苏版朝阳群众”很厉害,弥补了网络查控系统的不足,正所谓群众?#38590;?#30555;是雪亮的。但是我现在还想,?#28909;?#26159;群众?#37096;?#20197;起作用,那我作为一个普通的群众,能不能发挥一点作用呢?

有?#20445;?#25552;供线索 执行悬赏

就算不是网格员,只要发现了老赖的下落,都可以发挥自己的作用,而且举报有奖哦!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刁海峰:江苏正在推行两?#24535;?#25253;制度,一种是电话举报。现在全省三级法院,包括省高院本身在内都有举报电话,只要发现被执行人的下落和财产下落,都可以通过举报电话举报,?#28909;?#30465;高院举报电话025-83785555。

第二种方式是有执行悬赏,在中国江苏网向社会公布执行悬赏,只要帮助找到被执行人或者他的车辆,就会有一定的奖励。

全省三级法院到目前为止,执行悬赏已经支付出去的悬赏金已经有101万。

网络司法拍卖:让“纸上权利”阳光下变现

老赖找到了,他的财物也拿到了,但是想要现金怎么办?执行过程中必须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变现。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 褚红军:从2014年开始,我们通过网络拍卖平台来拍卖。全省一共123家法院,全部录入网络拍卖平台,全部当起了店小二,替当事人卖东西。

4年来,法院们拍卖过的东西千奇百怪,包括活的金龙鱼,几百头生猪,上百头梅花鹿……都能卖,而且都能卖掉。外地甚至还有卖波音737飞机的。打破了时空的限制,大大提高了拍卖的成交率和议价?#30465;?#27492;外,网上公开拍卖更能保证公开、公平、公正、透明。

执行救助制度:为特困申请执行人托底

在现实情况中,还存在被执行人不是不想还钱,而是客观上实在没有财产可供执行,?#28909;?#30772;产或者家庭变故,这种执行不能的情况下可以申请救助。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刁海峰:确实有一部分申请执行人,被执行人没有能力,导致自身生活发生了困难。就是申请执行人自己生活有困难了,我们也有办法来帮他解决,就是要从国家执行救助基金拨付一部分款项来救助他。

省委政法委、依法治省办副主任沈国新:目前我们统计数据,2016年救助上面执行救助1471件,使用了救助资金是5210万。2017年我们是2965件,比2016年翻了将近一倍,救助资金是5190万元,其有629件他的执行标的在2万元以下,主要是解决当事人,申请执行人,他的生活确?#36947;?#38590;,燃眉之急

联合惩戒机制:55个部门68项惩戒措施

江苏省信息?#34892;?#21103;主任、省公共信用信息?#34892;?#20027;任张志飞:对于失信被执行人,我们一定要加大惩戒的力度,我们省在全国率先出台了关于建立对失信被执行人联合惩戒机制的实施意见,参加的部门有55个,涉及到的惩戒措施有68项,涉及的领域有30多个,主要是在公司的设立、?#22411;?#26631;、贷账、担任高管、子女入学,还有高消费等方面进行了限制,实施信用惩戒。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 刁海峰:江阴法院一个被执行人,标的不是太多,大概也就是几万块钱,躲到新疆去了,被列入了失信黑名单,这样他就坐不了高铁,坐不了飞机。后来他?#26377;?#30086;知道自己被纳入到失信黑名单,想回来买不到高铁?#20445;?#20063;买不到飞机?#20445;?#36759;转多地,经过三天三夜,换绿皮车换了三四趟,最后赶回了江阴,回来之后他还是老老实实到江阴法院把这?#26159;?#32473;还了。我有一句话在这里奉送:逃避执行,不如早一点还钱算了。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 褚红军?#21512;?#22312;江苏这个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次数接近120万,促使27万多被执行人主动履行义务,社会诚信体?#21040;?#35774;是克服执行难的最根本道路和办法。

全媒体直播抓“老赖” 成效显著

2018年7月10号,江苏台融媒体新闻?#34892;?#21644;全国60多家媒体,?#38405;?#20140;法院执行行动进行了十个小时不间断全媒体直播,整个围观、观看和互动网民达到5000多万人次。据统计这次直播执行完毕案件有49件,达成和解协议11件,执行到位金额345万多元。更重要的,他迫使一部分老赖主动履行义务,有六名被执行人,履行了280多万元的义务。

让改革跑出加速度,

让百姓更有获得?#26657;?/p>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34987;頡?#25196;州日报”、“扬州晚报?#22791;?#31867;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23548;?#22242;?#30333;?#32773;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23435;?#32463;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20219;?#39064;,请及时与我们联系,?#21592;?#23492;奉稿酬。

平码是
<rt id="umsm6"><optgroup id="umsm6"></optgroup></rt>
<rt id="umsm6"><optgroup id="umsm6"></optgroup></rt>
<rt id="umsm6"><optgroup id="umsm6"></optgroup></rt>
<rt id="umsm6"><optgroup id="umsm6"></optgroup></rt><rt id="umsm6"></rt>
<rt id="umsm6"></rt>
<object id="umsm6"><small id="umsm6"></small></object>
<rt id="umsm6"></rt>
<rt id="umsm6"><optgroup id="umsm6"></optgroup></rt>
<rt id="umsm6"><optgroup id="umsm6"></optgroup></rt>
<rt id="umsm6"><optgroup id="umsm6"></optgroup></rt>
<rt id="umsm6"><optgroup id="umsm6"></optgroup></rt><rt id="umsm6"></rt>
<rt id="umsm6"></rt>
<object id="umsm6"><small id="umsm6"></small></object>
<rt id="umsm6"></rt>